美国历届总统是如何“笼络”中产阶级的

2019-02-20 21:57:38 围观 : 73
网址:http://www.albehari.net
网站:和记娱乐下载

  2017年12月特朗普签署了自1986年以来美国最大规模的减税法案。特朗普在签署仪式上说,这是一份有利于中产阶级以及创造就业的法案。这是美国31年来最大规模的税制改革,公司所得税将从35%下调至20%,税改还鼓励美国公司把海外利润带回美国;在为中产阶级减负方面,个税标准扣除额几乎翻倍。个税从七档减至四档,分别为12%、25%、35%和39.6%。

  奥巴马同样多次呼吁为提高中产阶级收入而出台政策。2013年1月奥巴马在华盛顿举行的第二次就职演说中提道:“我们认为,美国的繁荣必须依靠中产阶级的广泛肩负”。

  里根经济学给当时的经济带来活力,但没有达到供应学派预期的增加收入、消灭赤字的结果,使美国陷入了巨额财政赤字状态。尽管提出为中产阶级谋福利口号,但实际上美国的种种社会问题却给当时的中产阶级的工作和生活状态造成了严重影响。

  “为中产阶级谋福利”的口号。他在竞选时一再承诺,上台后的首要任务就是为中产阶级“减负”。

  2000年以后,小布什总统也曾效仿里根总统将减税作为经济政策的核心,但相关机构统计发现受益者主要是收入最高的10%收入群体。与此同时,中产阶级工资收入增长放缓,但该群体也不再基于超时工作来增加收入。此时女工劳动参与率已经很高,并相比过去几十年平均工时增加了很多。

  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中产阶级或中等收入者这个群体在国家发展中的定位依然将是现代社会发展的支柱无疑,但同老牌发达国家相比,很多国家的中产化进程与其现代化进程一样不均衡,初始阶段会遭遇瓶颈。这必将推动各项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彻底推进市场化改革、确定现代的生产关系,塑造真正的市场主体和独立的社会主体,这对培育和发展中产阶级群体具有根本意义。

  他于2015年1月20日发表国情咨文演讲,旗帜鲜明地首次提出“中产阶级经济学”的执政理念和以向富人增税、为中产阶级减税为核心的一揽子经济政策方案,包括堵塞税收漏洞、将最富阶层的资本利得税从23.8%提升至28%、对大型金融公司借贷征收新费用等举措为美国政府未来10年增加3200亿美元收入,以便支持政府对中产阶级的各种税收减免措施,希望以税收为杠杆缩小美国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

  如1981年2月提出的改革纲领性文件《美国的新开始——经济复兴计划》,确立了削减联邦开支、减税、改革和去除不必要的联邦管制、维持当前货币价值的货币政策等基本框架。其中的减税计划设想在三年内每年将联邦个人所得税税率削减10%,并强调是平等减税,增加国民收入。

  他提出,首先要增强工薪家庭的安全感,减轻民众养育子女、上大学、医疗、住房和养老的负担。

  中产阶级收入稳定,薪金丰厚,是引导社会消费的最主要群体,而且消费观念比较超前,当中等收入阶层占到了社会的多数的时候,中等收入阶层的生活方式就保证了整个社会庞大且稳定的消费市场。强大的中产阶级有利于经济增长,有学者认为,英国中产阶级伟大到可以使得英国成为第一个工业国家。而且西欧国家的经济之所以能迅猛发展,中产阶级同样功不可没。

  20世纪90年代,克林顿描述美国中产阶级是工作付出比别人多,酬劳比别人少,医疗条件不佳却是世界上医药费最昂贵的。

  特朗普从竞选开始就宣扬要振兴美国经济,为中产阶级减轻税负,增加本国就业。2017年特朗普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曾说:“我最关心的人是这个国家的中产阶级,他们被榨干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主推“新经济”的主要政策内容是科技和教育,发表白皮书提出科技重点由军用转为民用,并充分强调科技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同时,也提出教育应该被置于第一优先的位置。

  研究发现,90年代的美国中产阶级经历了生产率增长和劳动力市场涨薪争抢劳动者的特殊时期,约3/4中产阶级劳动者的收入增长来源于工资的增长,而不是之前10余年一直以超时工作而增加收入。

  据统计,2007年的年工时比1975年多558小时,相当于多工作14周(40小时)。统计数据显示,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贫富差距正在急剧加大。1979~2005年,美国最富裕的1%人群的税后收入增长了176%,最富裕的20%人群收入增长了69%,而占比60%的中等收入群体收入只增长了20%,最底层收入群体增加更少。

  为此,他主张提出“第三条道路”既不是自由主义式的,也不是保守主义式的,是两者的结合,而且与两者截然不同:包括增加收入和减少支出两个方面的措施。1993年和1997年分别提出《综合预算调整法案》和《平衡预算法》,提高大公司和高收入者税率,通过降低国防费用、削减社保、精减政府人员等方面大力节约开支。

  1994年《美国2000年教育目标法》得到推行,并由联邦政府向各州拨款直接分配到学校,并鼓励和资助学生创新项目。

  1996年政府批准了福利改革法案,强调福利不是简单的救济,而是要为人们提供由福利走向工作的途径。据统计,1973年中产阶级为支付家庭生活而工作的工作时间为每周40.2小时,1999年增加到50.2小时,休闲时间由26.2小时减少到19.8小时。此外,1992年通过的《致美国人民的新契约》也强调要变救济性福利为工作福利,而后1996年批准的《福利改革法案》提出享受福利的资格和条件是参加工作、积极地寻找就业机会。这也为扩大工薪阶层中产规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最后,增强美国经济的竞争力和吸引力,奥巴马呼吁国会通过一个跨党派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并且尽快批准贸易促进授权法案,从而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状况,加速美国与亚洲、欧洲完成新的贸易协定谈判,帮助美国中小企业出口以促进经济和贸易发展。

  其次,帮助美国人增强自身技能。奥巴马表示,联邦政府向国会提交的新方案将减轻美国人偿付学生贷款的压力,并使美国人能够享受到两年免费社区大学教育。